如何去观赏一幅好的水墨人物画 水墨 人物画_新浪珍藏_新浪网

2018-05-10 01:31

  在《流民图》中,素描的体面造型和明暗关系已和笔墨的勾、皴、擦、染严密地结合起来,而笔墨不仅具有依靠素描实现造型的作用,也有了形式美和本身表现性。他很好地解决了素描与笔墨的融合,完美了艺术表现语言,成为中国画史上融合中西艺术技能的典型。

  著名美学家宗白华说:“中国画是以线条形成为主要表现形式,而西画是以团块结构为重要表现形式。”

  同时,在画面的处置上,西方绘画强调迷信精确地再现客观世界的三维空间,对景写生,请求对象、光源、环境、视点四固定。这就象征着画家在创作时,要严厉地依照物理和光学的透视原理来构图,精心肠把各类表现对象组织在画面中。这与国画的散点式有实质的差别。同时,西方绘画还把医学中的人体解剖原理运用到人物画中,以准确表现人体骨骼肌肉的开关和活动状况。所以,对西方绘画来说,是否准确地应用透视、解剖和光学原理来描绘表现对象,是权衡作品艺术质量的主要标准。

  传统路径,也就是对国画的传承与光大。在残暴的华夏文化史上,国画别树一帜,出现出了很多彪炳史册的人物画家,从东晋顾恺之始,一路顺着南朝陆探微到隋代展子虔,再到唐代阎立本、吴道子和南宋梁楷,最后到清末任伯年,每一个朝代,都有人物画的佼佼者亮相,他们用线条勾画了一重天,给人物画涂上了丰硕的底色。

  水墨人物画贵在造型。

  由此可见,一幅胜利的水墨人物画,除了造型的精准,更要表现出人物的气韵风范,这就是传神写照的价值所在。

  作者徐宏为画家

  西方绘画中的物象界线不是用线条来辨别,而是用色彩的深浅、光线的明暗来表现物象的体积、质感和空间感,以及物体在必定光源照耀下所浮现出来的视觉效果,如见什物一样。也就是说,西方绘画老是刻意强调色彩的丰盛性与构造上的差异。它所追求的,是在颜色的冷与暖、厚与薄、深与浅、淡与浓等多组关联中,营造出直观的视觉后果。从整体上看,这种美学寻求更有光学意思,更富于多少何精神和感性思考。

  正如法国著名雕塑家罗丹所说:“不一件艺术作品,单靠线条或色调的匀称,仅仅为了视觉满意的作品,可能感动人的。艺术作品的优良,必需拥有完善的艺术形式和深入的思想内涵,二者有机同一,才有令人赞叹的感人魅力。”

  中西合璧路径,也就是在保持中华文化艺术本体的基本上,参以西画,从而发明出新的人物画面孔。

  素描路径,也就是西方的写实主义艺术。其开创人是徐悲鸿,艺术实践系统确立者是蒋兆和。

  以上三种造型门路,都是水墨人物画中常用的表现伎俩,无论从传统或素描中吸取养分,抑或是从中西合璧中上风互补,站在门槛里筛选花朵必定是本人毫不晓得悲愤,传神写照是水墨人物画终极的价值取向,也是绘画出现的基本要义所在。

  立足传统,线描巨匠潘天寿倡导“造化在手”,强调人物画贵在捉形象,用灵动的线条给予笔下的人物丰富的艺术内涵。他是一位猛攻传统的大家,他的作品,无疑是后来者效仿的范本。

  20世纪初以来的诸多人物画家接收了西方文明和西方艺术的浸礼与启蒙,对传统人物画进行了变更,他们所创作的人物画无论是在思惟情绪内涵上,仍是在笔墨语言和作风境界上都与古代人物画家拉开了间隔,在他们的实践和影响下,一种现代审美状态的人物画风被构建了起来。

  依据多年的绘画实践,我认为有三条路径可选,而且,这三条路径都通过了古今艺术家的摸索,(原题目18岁肇庆女生洗澡一小时未出来能够应用公网挪动电话各级,并获得了良好的创作结果。

徐宏作品

  对一个优秀的水墨人物画家来说,宣纸上呈现的人物形态是丰富的,喜怒忧思悲恐惊等面部表情和身材动作便可一望而知。甚至,从画面上,还能读出人物心坎的世界。也就是说,岂但塑造了人的形,而且,通过形抒发了人物的神。

  线条的表现手段是中国画的支柱。早在1000多年前,南齐画家谢赫在其画论《古画品录》中就提出了“骨法用笔”,强调了线条的品质。实在,骨法就是心法,正如石涛所言:“画受墨、墨受笔、笔受腕、腕受心,f49cc金彩网。”

  甚至,徐悲鸿还旗号赫然地总结:素描是所有造型艺术的基础,它可以培育准确的察看与思维,剖析与综合的能力,亦即科学的造型观。素描不仅是绘画基础训练的一种手段,素描也是区别于其余画种的一种绘画形式,同时还是研讨造型艺术法则与表现形式时的本质语言。

  形神兼备,造型就是对物象正确把控,也就是对物象整体结构的演示,是通过艺术的情势再现或表现客观对象以及画家心中意象的才能。

  原题目:水墨人物画的造型方法

  现在,素描作为一种造型艺术表白形式,在水墨人物画创作上开释着强盛的审美正能量。

  绘画无疑是画者表达一种思想,画出心中意象的最便捷的手腕和形式。因而,造型能力练习也成了绘画广泛采取的方式。固然,绘画程度的高下往往取决于人的因素,取决于画者的个性、生涯的积聚、艺术的涵养和技法等多种因素,但起要害作用的经常是绘画造型能力,它是接洽画者、作品、观者的纽带,以视觉中形的表达手段来体现物象的情态。

  提倡绘画以素描破本的徐悲鸿以为,线能使素描更有表情,更有力,更概括。线条是最有性命力的因素,全用光芒的明暗是刻板的,通过线条和明暗的联合,才干赋予素描以气力与赌气。这是他一贯倡导的“中画为体,西画为用”的融会思维。

  蒋兆和是我国古代有名的人物画家,他创作的《流民图》是中国美术史上不朽的佳作。全画通过对100多个难民形象的深刻描绘,直指日本侵犯者对中华民族犯下的滔天罪恶,具备深厚的悲剧意识、博大的人性主义精力与史诗般的撼人力气。

  俄国著名肖像画家契斯恰柯夫酷爱素描,是个唯素描论者。他断言:“任何一个立体形,都是由无数的、变形的、透视的平面所组成的。”

  历代画家们在长期的实际中,单就中国人物画的衣纹,就演绎有十八种描法。能够说,国画中,线的呈现从一开端就不是简略的对客观物象的模拟,而是一种经由了描写者脑筋过滤、提炼、升华出来的产物,带有刻画者感情的烙印,因此存在极强的表示力跟概括性。

  写实主义是徐悲鸿根据当时中国画的弊病而提出的艺术精神,它在一定水平上确立了中国绘画的写实主义发展方向,为中国油画与素描的发展作出了重大的奉献,有着划时期的意义。

  相较于花鸟画与山水画,人物画的创作尤为艰巨。为此,东晋顾恺之在《论画》中直言:“凡画,人最难,次山水。”那么,在水墨画中,如何做到对人物传神的塑造呢?